OurSong

OurSong 是我加入 KKBOX 集團之後所共同創辦的新公司。距離上一次創業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但不論是十年前的 iNDIEVOX 或是十年後的 OurSong,抱持的信念是相同的,也就是希望能在數位的年代,找回音樂本身的價值。

這兩年多來,從 Soundscape 到 Muzeum 區塊鏈計畫,我們一直在研究產業和創作者所遇到的痛點,並探索各種新技術解決方案的可能。在進行 Muzeum 計畫時,我們試圖從一個新的技術框架和產業協定著手,一次解決現有的授權與版權管理問題。那段時間大家分頭拜訪了許多業界夥伴,最終體認到這樣全面性的顛覆有其執行上的巨大難度。於是我們重新回頭反思,如何回歸從一個點開始進行創新。

我們在 Muzeum 白皮書中所構思的可能相當的多,曾想過從智能合約即時版稅分潤切入,但這樣有太多關係人、難度過高;也想過做版權分潤權利的分割與交易,但這有法律上的問題,且實際上對大多數音樂人的幫助有限。最後,我們把事情聚焦到一件最根本的事情:歌曲的價值。

錄音產業的演進從黑膠、卡帶、CD、數位下載到現在的串流,在實體的時代我們買一張唱片有兩個目的,一是聽音樂、二是收藏,一張 400 元的 CD 若有十首歌,平均一首歌的單價是 40 元;到了數位的時代,消費者付費大多只剩下聽音樂這個目的,下載的單價成了 20 元,串流的單價更是趨近於零元,也因此,大多數的音樂人已經不在意數位的收益,或只是當作一個宣傳的管道。但一定是這樣的嗎?如果我們能找回失落的那塊「音樂收藏」的價值呢?

經過一年的努力和不斷修正方向,我們推出了 OurSong,希望藉由這個全新的服務,讓數位時代的音樂收藏變得可能。我們利用以太坊區塊鏈讓數位的東西也可以「限量」,並發明了一種有模擬閃卡效果的「歌卡 (Song Share)」,樂迷除了能把玩自己的收藏,還能在卡片背面收到音樂人發送的獨家內容。此外,每一首歌曲都會有一個「故事」,音樂人可用多則貼文的形式紀錄整個創作的歷程,並附上創作團隊的完整資料,把過去那個「翻歌詞本」的體驗再找回來。

OurSong 能順利推出,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包括有 iNDIEVOX 創業就一起打拼到現在的 林志傑Henry Chen ,這兩年最挺的好夥伴 Terence LeongKai Huang,最棒的產品團隊 KyleWilliam、Hermes、黃牧天戴其安、Holman、 邱韹雅、 Joshua, Peng Jie、 Chang-Yuan Hsieh,加上也是從 iV 和我一路走來親愛的 Kate Yeh、陪我走了好多講座的 Ming An Hsu、一直為招募辛勞的 AbbyAshley ,以太坊開發的合作夥伴 JOYSO Tom Soong高崎鈞、 謝永宸,以及KKBOX 集團大家庭許多人的支持(我就不一一 tag 了,你們知道我都有記在心裡)。還有一向低調的 CEO Kwan-Chiun Chris Lin,很榮幸能跟你一起。

你們可以在 OurSong 找到我的第一張歌卡〈19 39〉,限量 1939 張,卡片上則是我 29 歲巴士底之日時的照片。

我現在 40 歲了,覺得自己是個幸運的人,不論在網路和音樂事業上,一直以來都能有很棒的夥伴可以一起努力。就像我在〈19 39〉裡唱的,「能繼續這樣就足夠」。

最後,請大家去看看這張歌卡並下載 OurSong App
https://www.oursong.com/song-share-card/11

明天再來說說它的故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