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巴士底 序

「搖滾樂對你而言是什麼?」

十七歲第一次接觸搖滾樂之後,這個問題就註定永遠跟隨著我。最基本的回答是「愛與和平」,它和嬉皮與手染衣、迷幻音樂與大麻菸,一樣是60年代搖滾青年們的 基本消費,也是牢不可破的標準答案,但總是顯得有些八股。其他像是「性愛」、「菸酒」、「藥物」等等,稱不上是答案,而且也太過片面。說「生命」太沈重, 說「生活」太不具體;說「改變世界」太天真,說「做自己」太俗氣。總之這是一個很難有漂亮回答的問題,特別是當你希望回答的很「搖滾」。

我第一次認真思考這個問題是在跟「翻滾吧!男孩」導演林育賢的某次訪談之後,當時正值專輯「巴士底之日」發行前夕,喵導開始為我們進行紀錄片的拍攝工作。我 面對鏡頭吱吱唔唔說不出個所以然,覺得相當沒面子,而前一段正說明了我那時候的心路歷程。這件事後來就一直在我心裡盤旋不去,直到巴士底之日的巡迴開始之後。

這場巡迴長達一年,雖然最後未能達成起初定下百場目標,但完成度達到70%,在完全獨立 經營的狀況下,也堪稱是一項創舉。巡迴遍及北中南各地,幾乎走遍全台各縣市,演出地點從live house、音樂祭,到校園、公共空間,甚至連牢房、戲院,只要能表演的地方通通都不放過。除此之外,我們把「獨立」二字從音樂化為行動,不論錄音製作、 宣傳企劃、活動規劃執行,通通一手包辦。搭巴士跑遍全台各地,與當地的媒體、活動單位和音樂人建立合作關係。當然,還加上許多才華洋溢的好朋友熱情協助。 一切為的便是要做到「走出巴士底(監獄),迎向巴士底之日(革命日)」這句訴求。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場為期一年的心靈革命,我們必須跨出這小小的富麗洞 穴,真正走入人群,才有可能革自己的命。現在,我可以大聲地說:「我們做到了」,因為這是到目前為止,我自認為活的最「搖滾」的一段時光。

於是我發現,重點不是在於是否努力地幹了多少事,而是一個觀念的轉換而已:禁閉自己或是走入人群;畫地自限或是解放心靈。我們從小被教育「一分耕耘一分收 穫」,「我的未來不是夢」的前提是「我認真地過每一分鐘」,以致於總是在埋頭苦幹的同時,忘了要抬起頭來看看外面的天空。迎向世界,才能解放自我。我們可 以選擇,是要做個小集團裡顧影自憐的搖滾失敗者,或是自許成為能真正感動人心的搖滾客。當這個觀念確立之後,我們再來想怎麼「做自己」,再來想怎麼「改變世界」,再來追求世界大同、愛與和平,或至少,能夠擁有自由的心靈。

「搖滾樂對你而言是什麼?」現在,我要說我的答案了:那就是「解放與自由」。

8 Replies to “晚安‧巴士底 序”

  1. 從那些到西皮離團,這次的震驚最是止也止不住的。心底有一小處被撕裂;

    隱性的fans,總是默默地來、默默地走、默默的支持;從黑白影印的封面到合輯、到如今

    echo似乎也一如以往相遇的那時,echo離得並不遠,但總刻意避開的從未走進去,從未,是傾慕。

    人要長大、要向前進、要學會被社會宰割、要堅強

    沒資格批評,對echo的任何行為、任何決定,不管喜歡不喜歡,以單戀者的姿態。

    這世界不會為誰停止腳步,而又echo?

    十年了,那今後?

    失去了其餘的那些,只剩傷心

    原諒我。

  2. 就像你說的,撇開團員和朋友的身分,我也是西皮音樂的愛慕者,

    但對於他的決定,我和任何人一樣,都沒資格批評,

    更何況,在照顧所愛的家庭和堅持音樂的夢想之間必須作出抉擇,

    已經是人生中最殘酷的一件事了,

    我能給的,永遠都只有滿滿的祝福。

    這不代表停下腳步

    不管是西皮,echo,我和你

    都將繼續前進。

    其餘的那些不會失去,傷心也終將會被美麗的回憶代替。

    而我們四個會扛起一切,並且期待西皮歸來的那一天。

  3. 有時候過於早熟實在是一件令人難過的事。
    10歲開始聽Suede,然後一直發展啊,發展啊,搞的現在的我跟同齡人格格不入。
    其實還蠻好的。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