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最後旅行

七彩的圖樣包圍著,

那張在天空中擴張的金色氣體,

鎧甲的圖騰,

勾畫在雲骸的尾端,

向沙漠中孤零的身影宣告著疆域的切割

和與所謂不完整的終結;

日的光芒靠近,

朝著我乾扁的眼睛重擊,

敲響了不完美的鐘聲,

也同時蒸溶了

臉龐冰冷而刺鼻的一滴眼淚。

大地在這繽紛凌亂的帳幕中,

沉沉地睡去,

留下的只有這片曠野中無以名狀的靜懿

和羊群在紅色的日落前蹣跚的步履。

我循著過去追逐的足跡,

那片片散落風蝕的鱗甲依然在沙塵中默默地哭泣,

龍的背脊插滿了刃,

凋落的過去陣陣地刺痛著

無法癒合的裂痕裡微弱的呼吸。

粗厚的背骨成了記憶的墓園,

椎間的空隙掛滿了風乾的心臟,

暗紅的言語,

錯雜的肌理,

和新摘時候的鮮活之氣,

在烈日的撫摸之下向著天空奔躍,

成為在海綿上吸附的細微光點,

時間的柵門從此關閉了聯繫,

就這樣,

我也失去了自己的眼睛。

*

嬰兒分娩在白色的渾屯裡,

電子訊號包圍著

崩壞中新生的哭啼,

滴滴滴

滴滴滴

美麗的母親請您沒收我那柔軟易碎的記憶,

它們還不夠資格裝填這偉大世代的尊貴器皿,

未來,

我將成為星盤中那一階載著人們進化的樓梯,

我將成為叢林中那一支引指人們獵食的箭羽,

我將在爭鬥巨龍的掠殺中,

帶領這拓展靈魂的戰役;

我將用老虎之眼睥視那頹圮的天際,

我將用黃金之刃匹斬那荒謬的夢囈,

且看我因興奮而顫抖的雙手,

我將在銀白的指環間沾滿苦老腥臭的血跡,

我將在粗厚的臂膀上披覆戰利得勝的獸皮,

我將高舉斬下的頭顱,

紀念您偉大高潔的聖靈。

你聽見我的宣告了嗎,

母親?

你聽見了嗎?

*

斗大的落日像是艷紅的舌,

在世界落下的盡頭平整的攤開,

白色的群羊承載著憂傷,

前往遠方的牧場。

我望著羊群

尋覓著屬於自己的那一部分,

視線隨著那巨大工整的棉團,

漸漸地被吞沒在這地平線上的金光之中,

風沒有聲音,

曠野中只有大地粗啞的鼾聲,

和烏鴉奪食的嘶鳴。

我站在陳舊的月台前,

凝視這最後的光景,

喪失了最後一點畏懼的自由,

和最後一絲憂傷的能力。

遠處的鐵軌響起,

金屬正擾動地廝磨著,

黑色的雲霧張牙舞爪地飄散,

就如我初來時一般。

眼前,

世界的分界變得焦濁而扭曲,

夜幕中的燈火熄滅了,

土地上的薄霧不見嫩綠,

等待著,

三聲鈴響,

我將不再聽見獵人的歌。

*

輕柔而粉嫩的彩羽,

我的愛!

請原諒我那飢迫而驚慌的眼眸,

當你在溫馴地拂弄時,

我潤紅的臉頰早已因你的嬌嗲而羞澀不已。

輕柔而粉嫩的彩羽,

我的愛!

請你用那纖細而高貴的舌尖洗淨我卑微怯懦的雙脣,

除此之外,

我將不足以用它們在你胸臆的起伏間游移。

輕柔而粉嫩的彩羽,

我的愛!

請隨我至那美地,

我將帶你乘坐月光的風帆,

航向那攸遠神秘的星辰;

我將採下玫瑰初綻前的朝露,

聚結成孕育我倆愛情的深潭;

我將割下破曉時的晨曦,

作為你白色舞衣上的暈染;

我將分享所擁有的一切,

讓我倆心跳的回音在山谷間永恆地追逐。

輕柔而粉嫩的彩羽,

我的愛!

你聽見我的呼喚了嗎,

我的愛?

你聽見了嗎?

*

蒼白的月色浮貼,

橘黃的燭火如鬼影飄搖著,

列車在軌道上規則地哭號。

老邁的幽靈窺伺一旁,

像是黑曜石中肥腫的雌蕊,

在地底守著永遠無法被填補的慾望。

車窗外,

海洋在夜裡斑駁,

慈祥地吞吶著年輕的幻想,

世界默默地隨著深邃的黑暗凝結。

我將記憶用燭臘封印,

交付晚風中孤單的殘響。

就這樣,

我告別了高掛在原野的星光,

和那盤繞著群羊的憂傷;

就這樣,

我告別了深烙在大地的足印,

和那曾經熱烈搏動的心臟;

就這樣,

我告別了幻念中孤傲的革命

和那些神聖的意向`;

就這樣,

我告別了迷亂中月光的星航

和終將逝去的迴響。

我在逐漸凍結的時空睡去,

陰暗的車廂外,

新生的嬰孩仍會在時間的光譜前落下,

滴滴滴

滴滴滴

電子訊號在稚嫩的乳頭周圍劃下了註記的年輪,

而當我沉睡的同時,

七彩的圖樣將在他們的眼前開展,

隨著那古老的夢,

擴散,

成空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