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紅的羽翼襲擊我

感覺就像手握著死亡預示的陰沉那般

灼熱刺痛

掌心上紋絡深陷

如同瘀紫的眼袋

魚的碎齒將他啃出一漥水坑

躍出水面捕食在眼瞳閃過的飛鳥

我將手緊握

隙縫間滲出的乳沫

鋪成白色的雪地

濃艷的日光凶狠地撲殺

我的眼膜

我翻閱這陌生的讀本

不關聯的語句像是穿掛在身上的金屬電梳

體內的訊號變成數據圖表

龐大計算之後的荒謬導讀

影子被塑膠車體載往遠處

一天一天

我在上面吸納城市豐沛苦澀的乳汁

也順道進行了穿刺

在尚未被灌注再靜脈的麻藥奪去意識裡的時間

在陷入昏厥前數秒鐘所閃過的零界記憶裡

搜查慾望的一千種表情

鴿子在不遠處嬉戲

金黃色的穗粒被爭食著

憂傷在高聳的橫樑上凝聚

困惑化身成巢中幼雛

要縱身躍下的身軀依然散著驚懼

我的翅膀不屬於自己

於是

蜘蛛說

將你的心緒交付在我的唾液裡

我將把他編織成你暴躁的獵物們溫暖濕潤的寓所

於是

公雞說

將你的道德交付在我的肉冠間

我將在每個火紅的初日裡為你過動的慾念烘製嘶啞而可口的牢籠

於是

豬木說

將你的麻木交付在我斗大的巴掌上

我將在每個理智退縮的日落為你嘶癢的臉頰留下滾燙的燒烙

坐在狹窄的白色夾層裡

咖啡在馬桶中留下渾濁的漩渦

我拿出磁卡

按了往一樓的電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