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弱

今天我碰巧發現了自己的微弱

就像是

一隻被壓扁的昆蟲頭頂

那對如逗貓棒般顫抖的觸鬚

就像是

傍晚六點的捷運車廂內

那一千枚如豆漿店找來的銅幣般泛著油光的臉孔

就像是

在旁人提問的殷切眼神下

所拋出的那句如灑了鹽巴的螞蝗般心虛的「不知道」

今天我碰巧發現了自己的微弱

沒有發現的是

它就存在於下午三點的辦公室中

那對如寒冬裡的睪丸般萎靡的眼瞳

One Reply to “微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