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廂

轟隆隆的低沈震動持續著,一種穩定而早已被忽略的音頻。我不經意地聆聽著,沒有任何表情地,保持著和周遭人群一般的遲滯眼神。時間和車窗上映射的光影一同靜靜地流動,無法細數的半透明影像層層交疊著,街燈、鐵桿、行道樹、塑膠座椅、車廂、城市,還有我,在這面玻璃上鋪疊交錯。而我的側臉在其中顯得奄奄一息…我和自己的眼神短暫交會,便迅速移開了視線。

相同的是我依然仔細洞察身邊僅存美麗的認份,但那又能改變什麼?天狗已經從三萬英尺的高空摔得支離破碎了,而我卻還在留戀他那啣拾而來的皎潔光盤。切開我啊,傲慢多情的少年!你還能從我身上挖走什麼?就讓我的快樂憂傷都成為眾人的笑柄吧!用我賦予自己的孤獨和依然羞捻的性慾來繼續戲謔我吧!我依然會在每個夜裡對著星空祭拜思念你,傲慢多情的少年。

One Reply to “車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